莫高窟壁畫修復師:耗一輩子為后人留下不能復制的文明
2019年05月15日 09:11  來源:新京報  宋體

  工作中的李云鶴。A08-A09版圖片/受訪者供圖 圖片來源:新京報

  一副棕框眼鏡架在李云鶴的國字臉上。

  若隱若現的白線把鏡片分成兩塊,挑起眼睛走路時,就用上面的平光鏡;垂下眼睛工作,就用下面的老花鏡。

  他是莫高窟的壁畫修復師,“行醫”63年,修復壁畫4000余平方米。如今86歲,硬朗,身量挺拔,牛仔工服一披就去工作,手腳利落,帽子底下頭發花白。

  春末的洞窟,空氣陰冷。李云鶴攥著金屬欄桿爬上腳手架,然后蹲下身,視線穿過老花鏡,抵達壁畫上“生病”的眾神。

  這樣的場景李曉洋見過無數次。從有記憶起,爺爺李云鶴便每天“扎”在洞窟里。

  1956年,李云鶴來到莫高窟,成為第一位壁畫修復師;1990年,叔叔李波開始跟隨爺爺修復壁畫;2011年,李曉洋也拿起了接力棒,從此三代人一起為壁畫上的神佛“治病”。

  為莫高窟續命,是個漫長而持久的過程;在千年壁畫面前,幾代人的青春也短得不值一提。如今,李曉洋能獨當一面了,叔叔李波早是一位成熟的修復師,而耄耋之年的爺爺李云鶴依然每天爬腳手架、拿修復刀。

  經過三代“面壁者”的修復,飛天的華裳重新飄逸,神佛的眉眼漸漸清晰,饕餮、僧侶、殿堂和塵世風物,也都離原有的模樣更近了一步。

[1] [2] [3] [4] [5] [下一頁]

編輯:王曉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