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害杭州女童租客:相識不久便騙錢 花盡錢財自殺
2019年07月18日 08:59  來源:澎湃新聞  宋體

視頻:新聞1+1:章子欣的悲劇,我們如何避免?來源:央視新聞

  殺害淳安女童租客的失控人生:相識不久便騙錢,花盡錢財自殺

  游歷半年之后,梁某華和謝某芳落腳在杭州千島湖,遇到了生在湖邊村落的9歲女童章子欣,那時,他們可能已經有了自殺的想法。

  兩人是廣東化州同鄉,2005年在東莞經人介紹相識,當時,梁某華不到30歲,拋棄一兒一女離開家鄉,大兩歲的謝某芳經歷過兩段無果的戀愛,大齡未婚。

  認識不久,他們便一起騙了自家親戚3萬元錢。在一起的十多年里,兩人放棄與各自的親屬聯系,漂泊在陌生的城市里,朋友很少,多次靠騙錢維持開銷。

  很難說清兩人的人生是何時以及如何一起“失控”的,也很難說有過長期的穩定,兩人雖共同生活,但未登記結婚,名下無房產等財產。

  “失控”的人生似乎在今年上半年達到頂點:兩人接連游歷了全國48個城市,一路上將行李或送人或丟棄。直到行至千島湖時,他們遇到了章子欣。

  警方稱,兩人對章子欣表露出喜愛之意,種種跡象反映出,他們有攜章子欣一起自殺的動機。

  自殺前,兩人花光了身上錢財,卻還要帶走一個年幼的生命。

  家中失意

  梁某華、謝某芳雖同為化州人,但各自所在的村莊相距甚遠,兩人早年并不認識。巧合的是,他們早年人生高度相似,且都不如意。

  在兄弟姐妹5人中,梁某華最小,有2個哥哥和2個姐姐。梁某華的母親80多歲了,前不久才出院回家。事發后,怕老人接受不了,村民們形成默契,還瞞著老人。

  據多位六堆村村民介紹,梁某華小學文化,早年在村務農,一度在村內養雞,并欠了錢。梁某華和妻子育有一子一女,后夫妻感情不和,妻子離家出走。村民們多聽說過的一個細節是,在一次吵架中,梁某華的妻子直接把結婚證燒了。

  2004年前后,梁某華離村,和家人徹底失去了聯系,對整個家庭不管不顧。離村那年,梁某華約27歲,他留下的兩個小孩由祖父母撫養長大,目前梁的女兒已外出打工,兒子剛初三畢業。

  六堆村村支書彭正春說,梁某華有近十六年沒有回來了,一個可以確定的事實是,“七八年前,父親過世,他都沒回來的?!?/p>

  比梁某華大近3歲的謝某芳,小學文化,后外出打工。據她的親屬介紹,最初她還是乖巧的女孩,會寄錢回家,過年都會回家住幾天,見到村里人會打招呼。

  謝某芳有5個哥哥,其父親早年過世,家庭一度困難。她的大哥謝樹(化名)告訴澎湃新聞,上世紀90年代初,謝某芳20歲左右,開始戀愛,慢慢就變了,回家越來越少,和幾個哥哥的關系也越來越緊張。

  根據當地村民講述,在遇到梁某華之前,謝某芳至少有兩段戀情,均曾同居一起生活,但最后都分手了。

  東莞相遇

  回顧梁某華、謝某芳的人生軌跡,一個繞不開的詞就是:騙錢。

  2005年,在廣東東莞,經謝某芳的堂姐介紹,梁某華和謝某芳認識,后同居一起生活。謝某芳的堂姐夫林柱(化名)回憶說,當時,他和妻子在東莞做小生意,主要賣米、賣煙和開麻將館,梁某華是他們店的???,經常來打麻將。

  當時,梁某華自稱是“搞房產的”,有很多物業,經濟條件很好。林柱夫妻見梁某華穿著講究,出手大方,以為他是每月有大筆租金收入的有錢人。

  雙方熟絡后,梁某華主動向林柱的妻子提出,他和妻子分開多年,讓她給他介紹對象。林柱的妻子想到,堂妹謝某芳感情不順,單身著,就把謝某芳介紹給了梁某華。一來二去,梁、謝二人在一起了。

  讓林柱夫妻沒想到的是,梁某華竟設局騙了他們的錢。

  林柱說,梁某華主動提出,有個大公司的廢品生意可以承包,利潤很高,但需花點錢打點關系,才能拿下承包合同。林柱夫妻心動了,先后分三次給了梁某華3萬元。一個多月后,合同沒有簽,卻發現所謂的“大公司”根本不存在。

  得知被騙后,林柱夫妻曾多次找梁、謝二人要錢無果。不久,他們發現,連兩人的電話都不通了。

  同樣被騙的還有謝某芳的三哥謝信。

  謝信早年在珠三角種菜拿來賣,賺了一些錢,有意向買房。謝某芳稱,她有熟人,可以幫三哥在鎮上買房,便從他手上拿走了30多萬元。最后,房沒有看到,錢也沒了蹤影。

  謝某芳的大哥謝樹介紹說,這是三弟謝信打工數年的積蓄,一下子全沒了,幾乎改變謝信一家的命運。如今,謝信在廣州做工人,一家人在廣州租房住,至今都沒錢在村里蓋樓房。

  得知謝某芳出事,謝信一度還不信。談及謝某芳時,謝信不愿意多講?!骯炙惺裁從媚??”他說,最近睡不好,吃下飯,只想安安靜靜地生活。

  謝某芳最后一次回家,是2012年左右。

  據謝樹稱,2012年前后,謝某芳的母親中風,病情危重,許久未回來的謝某芳終于回家了,她有點長胖了,臉型跟警方公布的監控照片相似。她跟幾個哥哥說,她搞了兩支美國的“金水”,打進去母親的病就好了,但要哥哥每人都出5000元,五個哥哥都不信,認為這又是在騙錢,沒有給她錢。

  這讓謝某芳相當氣憤,她在家住一晚就離開了,自此再也沒回過村。

  一年后,母親病逝,哥哥給謝某芳打電話,讓她回來。電話里,謝某芳跟哥哥吵了起來,并責怪幾個哥哥,說當初母親救命的錢舍不得掏,她再也不管家里的事。

  失控人生

  綜合多方說法,離開村莊、和親人徹底失去聯系的時間,梁某華有近16年,謝某芳超過6年。

  化州位于粵西地區,當地青壯年多在珠三角地區打工。謝某芳的一位親屬分析認為,這些年,梁、謝應該還是在珠三角地區活動。

  7月14日晚,警方通報稱,經調查,自2005年以來,梁、謝二人主要在廣東廣州、珠海、茂名、東莞等地生活。

  澎湃新聞注意到,這些年,梁、謝二人有多位親屬在珠三角地區生活。如梁某華的二哥長年在佛山打工,謝某芳的三哥謝信多年來在廣州打工,謝某芳的堂姐近些年在東莞、深圳居住。然而,種種跡象表明,梁、謝二人多年來沒和他們聯系過。

  謝信表示,他和梁、謝已失去聯系多年,他不清楚二人在廣東生活的情況。謝某芳的堂姐夫林柱說,自從被騙3萬元后,他們和梁、謝二人就沒了來往。

  梁某華的二哥手機一直無人接聽,澎湃新聞未能聯系上他求證相關情況。不過,他接受媒體采訪時稱,和梁、謝二人早已沒了聯系。梁某華的大嫂也表示,梁某華離家10多年,一直沒有聯系過親屬,親屬連他的電話號碼都沒有。

  近年來,梁、謝靠什么謀生,和什么人來往,有何人生境遇?外界尚不清楚。

  最近大半年來,梁、謝二人到處旅游,幾乎馬不停蹄地游玩了大半個中國。警方通報也顯示,經查,自2018年底,特別是2019年4月以來,梁、謝二人在全國各地頻繁游玩,先后到過三亞、重慶、麗江、大理、昆明、西安、天津、北京、秦皇島等48個城市。

  據都市快報此前報道,專案組的民警說,通過警方的調查了解,梁某華和謝某芳現實世界和虛擬生活反差很大,民警在廣東、福建、浙江、上海等兩人曾經去過的地方調查發現,兩人去了很多地方游玩,在他們的朋友圈和抖音賬號上,都盡力表現得很富足;但事實上,兩人除了不與老家親戚聯系外,身邊朋友也甚少,經濟上并不好,但他們每到一個目的地,在旅途中認識的人面前,總是會強調自己很有錢。

  據親屬講述,梁、謝二人脾氣都暴躁,愛吹噓、炫耀。曾和他們接觸過的酒店老板、出租車司機、游客等也表示,梁、謝二人出手大方,把自己包裝為“有錢人”。

  另據界面新聞報道,在多個網貸信用平臺查詢發現,梁某華的身份證信息在3個月內關聯多個網貸平臺的申請信息,其生前疑有多起網絡借貸行為。

  據警方此前通報,在帶走章子欣之前,梁、謝二人無違法犯罪前科。2005年,謝某芳經人介紹與梁某華共同生活至今,未辦理婚姻登記,兩人名下無房產、無車輛、無股票股權,近兩年來多次向親友騙取錢財,用于旅游及日常生活。由于兩人詐騙行為已持續多年,其通過實施詐騙滿足日??淖純鱸嚼叢僥鹽?,自殺前銀行卡余額加現金僅剩31.7元。

  據警方通報,2019年7月8日凌晨,梁、謝二人在寧波東錢湖一觀景平臺投湖自殺,全程均在視頻監控覆蓋區域,自殺前有飲酒、相互捆連外套、共同投湖等行為。

  澎湃新聞記者 陳緒厚 實習生 梅浩宇

編輯:陳少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