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寫給刀疤的辯詞:25年前看辛巴 25年后看刀疤
2019年07月19日 10:25  來源:北京青年報  宋體

  1994年的夏天,人類歷史上首次觀測到彗星撞木星,能量相當于炸20億顆原子彈。但更多人記得的是,那年夏天他們看了一部叫《獅子王》的動畫片,夢到銀河下的廣袤草原。

  《獅子王》是迪士尼早期最成功的IP,更由此誕生了全球票房62億美元的舞臺劇,以及電視劇、游戲……這也是迪士尼2D動畫史上最后的高峰。25年前,華特迪士尼首次嘗試原創劇本的動畫長片,當時參與《獅子王》制作的大多是當時的新人(后來的大牛)。最終3年時間、4500萬美元做出的《獅子王》,出人意料地獲得了9.68億美元的驚人票房,成為電影史上最偉大的動畫片,而中國觀眾等了一年才看到了這部動物版“哈姆雷特”。

  25年后,時運流轉,中國觀眾全球領先地在7月12日就看到了“真人”版的《獅子王》,比美國本土還早了一周,顯然迪士尼這次把票房的希望放在了“吸貓”強國中國市場。更是鉚足了勁兒做營銷噱頭,不僅吆喝“回憶殺”,還找流量小生“硬”帶熱度。其實這版自稱是“真人(獅)”版的《獅子王》幾乎全片使用CG動畫,預算2.5億美元,效果逼真到你仿佛置身于肯尼亞大草原一般滿眼飛蟲,并且能看到原來辛巴抖一下,也是會掉毛的……

  最終,你可能會以為你在看“大貓開口講話”版的《動物世界》,許多人在觀影后因為沒聽到趙忠祥老師的渾厚嗓音而若有所失。此外,新版《獅子王》對1994版的還原度還很高,高到有點偷懶的嫌疑。

  而為了追求逼真度,新版《獅子王》將動畫版里性格形于色的角色統統還原成了真獅子,造成了很大程度的“獅臉盲”,對“吸貓”觀眾比較不友善。視覺之外,新版《獅子王》的故事情節與舊版完全一致,連臺詞都八成統一……

  那么問題來了,除了技術,沒有任何進步,為何還要拍個新版?這個問題迪士尼恐怕是不會回答的。

  雖然故事還是那個故事,但觀影的觀眾變了。25年前,跟著爸媽看《獅子王》的小孩,現在都到了領著自己的孩子走進電影院的年紀。有趣的是,25年前被辛巴“勵志”的你,可能在重看這個故事時,突然看懂了刀疤。從以下幾點你會發現,刀疤可能不是個“天生惡人”,他只是“注定要失敗”。

  首先,刀疤的成長環境很差。

  在斯瓦希里語中,哥哥木法沙的意思是“生而為王”,而弟弟刀疤原定叫“塔卡”,意思是“垃圾”,如此卑賤,可見兄弟倆的地位、甚至命運天差地別。這條暗線解釋了為什么刀疤在見到木法沙時會感嘆:“這不是我的大哥么?屈尊降貴來跟我這普通人廝混”。

  其實,在電視劇《獅子衛隊》中出現過刀疤與木法沙的童年,刀疤因一些原因喪失了獅吼的能力,同時因為體弱,他不敢與木法沙正面沖突,俗稱“硬不起來就認慫”。

  其次,刀疤的地位不被尊重。

  在真實的野外,獅群一般是一只公獅帶領數只母獅子,少見一只以上公獅配以數只母獅,如有這種情況,公獅之間的地位也是相當的。但在動畫片中,刀疤作為榮耀王國國王的弟弟,也就是親王,卻得不到來自皇室的尊重。

  獅王與母獅住在開闊的高地,而刀疤只身住在陰暗的山洞里,甚至連沙祖這只小鳥都能沒大沒小地教訓刀疤幾句。

  第三,刀疤身處饑餓中。

  獅群捕獲大型獵物后,享用食物的順序與地位一致:先是公獅吃,然后是小獅子,最后是母獅。而刀疤出場就是為了捉一只象鼩當午餐,可見他平時吃的都是些什么,又可見非洲流浪貓活得多不容易。刀疤吃不飽飯,從他跟木法沙的體型差異也能看得出,他甚至比吃蟲子嘎嘣脆長大的辛巴都要瘦削。

  再有,沒人愛。

  山頂上那群母獅都是木法沙的妻妾,但刀疤的小山洞里只有他一個。

  在新版《獅子王》里交代了一個細節,刀疤在奪權后問辛巴的母親沙拉碧愿不愿意當他的皇后,以此彌補她早年在他與木法沙之間選擇了木法沙的錯,沙拉碧不惜絕食拒絕刀疤。此時,刀疤是情場的失敗者。

  最后,刀疤承受著政治高壓

  木法沙也許是完美的國王,但對于自己的弟弟他始終保持著“我是君,你是臣”的凌駕感,甚至默許過沙祖開拿刀疤做張地毯的玩笑。

  與其說刀疤覬覦王位,不如說木法沙也時刻提防著刀疤,他甚至不顧輩分下令刀疤遵從才出生沒幾天的“小毛球”辛巴,因為辛巴日后會成為他的王。這對王國原本的第二順位繼承人來說,非常殘酷,他自己也說了在辛巴出生前他應該排在木法沙之后,但辛巴的出生讓他連一絲當王的機會都沒了,他自然嫉恨。

  而因為父親木法沙的充分肯定,辛巴從小就堅信自己是這片土地未來的王,自信到傲慢,甚至天真地向自己的叔叔炫耀:“我將成為這里的國王耶”,還問刀疤,“我是國王,那你是什么?”小貓咪,你這不是討打么?

  對于刀疤來說,他恨榮耀王國的統治階級獅群對他輕蔑,這恨是他謀朝篡位的動力;否則他將永遠吃不飽、餓到瘦骨嶙峋,老到不行后,再被自己的年輕力壯的侄子或者孫侄子咬死或者驅逐。刀疤對王位的覬覦,像極了成人世界里的“暗黑系”職場競爭,只是大部分人為自己開脫:“我也沒得選啊,總不能餓死吧?”

  刀疤也是這么想的,他到底有沒有得???

  這是25年前《獅子王》留給我們的一個問題,25年后新版的《獅子王》仍然沒有給我們答案,這也是新版令人失望的地方:我們這些年過30的“疲憊中年”看到童年的玩具被刷上新漆高價販賣時,只有喟嘆,愛不起來。錯以為情懷永動的還有2016年CG版《圣斗士星矢》,看完尷尬得小宇宙都爆發了。

  而真正讓人尷尬的不是單線條的人物、寡淡的劇情,陳舊的價值觀……而是當20多年前讓自己“燃燒”的那個英雄又出現在面前,卻發現自己像塊朽木,已經“燃”不起來了。我們究竟應該批評的是電影不進步,還是自己已過時?

  25年前,多少孩子在看到木法沙魂歸對辛巴說出那句“你要記著你是誰,你是唯一真正的王”時激動不已,好像這話就是對自己說的,好像自己就是天選之子,未來大有可期。25年后,現實拖泥帶水地宣布:你不是特別的,你不是辛巴,你不是獅子王,你就在那黑壓壓的獸群里跪著吧……

  而這個時候,你是不是有點開始理解失敗的反叛者刀疤了?他的心是狠毒的,他有選擇,他可以當國王的乖弟弟、太子的好叔叔,只要他肯低下頭順服,但他不,刀疤也是頭雄獅。

  成人的世界充滿欲望與糾偏,25年后你我究竟成了滿腹嫉恨的刀疤,還是在苦難中磨煉勇氣的辛巴?答案只有自己知道,代價也自己承擔就好。

  HakunaMatata!(哈庫納瑪塔塔!)

  ◎天柜

編輯:陳少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