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擺的青島地鐵1號線:施工方舉報牽幕后分包利益鏈
2019年07月19日 15:49  來源:新京報  宋體

  從2019年3月起,劉飛云通過三層中間人輾轉拿到了外電源項目的一部分,各方本該在相同的潛規則下合作共贏。但施工過程中,各方因為未按事先約定分配利益反目成仇,數次談判未果后,劉飛云反水舉報。

  被劉飛云公開舉報的一周后,青島地鐵1號線勝利橋站施工現場坍塌了。

  原本還在趕工期的工人三三兩兩歇在一邊,議論著眼前100平方米左右的大坑和掉進坑里失蹤的工友。周圍開始交通管制,救援工程車陸續開進。

  盡管青島地鐵集團有限公司事后宣布,塌陷是地質原因,并非此前被舉報的施工段,但劉飛云還是流露出一種“你看,我早說了吧”的神情。

  公開資料顯示,青島地鐵1號線為跨海地鐵線路,全長60.11千米,南北走向,連接黃島區、市南區、市北區、李滄區和城陽區五個市轄區。

  今年6月以來,青島遠望建筑安裝工程有限公司(下稱“遠望公司”)負責人劉飛云公開實名舉報,稱自己公司負責施工的青島地鐵1號線配套工程外電源項目非法層層分包,偷工減料,存在質量問題。

  從2019年3月起,劉飛云通過三層中間人輾轉拿到了外電源項目的一部分,各方本該在相同的潛規則下合作共贏。但施工過程中,各方因為未按事先約定分配利益反目成仇,數次談判未果后,劉飛云反水舉報。

  舉報偷工減料的質量隱患

  7月4日,青島地鐵1號線塌陷事故發生的當天上午,青島市的調查組正在遠望公司約談劉飛云。

  調查組一行4人,都穿著短袖白襯衣和黑西褲。一名知情人士向新京報記者透露,4人中包括青島市政建設管理處的工作人員。

  劉飛云與調查組的交流,從工程被層層分包開始。劉飛云表示,青島地鐵1號線配套工程外電源項目(下稱“外電源項目”)的總承包方為中國葛洲壩集團電力有限責任公司(下稱“葛洲壩電力”)。葛洲壩電力通過青島永利捷電力工程有限公司(下稱“永利捷”)、青島順源達勞務有限公司(下稱“順源達”)層層分包,最終由遠望公司對部分工程實際施工。

  在劉飛云看來,總承包方葛洲壩電力和工程監理方青島嘉誠電工咨詢公司對層層分包之事均知情。他說遠望公司雇傭的工人穿藍色工服,葛洲壩電力的工人穿紅色工服,但未能提供相關照片;還說每周例會時,葛洲壩電力的項目經理都會和永利捷、順源達、遠望公司的負責人一起開會?!岸?月17號就建了一個微信群,叫‘1號線開閉所生產管理群’,這幾家公司的負責人都被拉入群了。群里有項目部的安全檢查、處罰等制度?!?/p>

  劉飛云稱,更嚴重的是偷工減料導致的工程質量問題。

  依據遠望公司與順源達簽訂的《電力土建工程施工勞務分包合同》(下稱《分包合同》),遠望公司負責青島市城陽區春陽路電力土建工程施工分包工作,包括支模、排管澆筑、混泥井澆建筑、墊層、鋼筋制作等。

  但劉飛云稱,在永利捷負責人戚延軍和順源達負責人范大祥的直接授意下,遠望公司未按圖紙施工,在鋼筋間距、錨固和混凝土墊層等操作中偷工減料。

  “我們按圖紙施工吧,順源達的人說浪費材料?!繃醴稍瞥?,當時自己一聽就愣了,但順源達明確表示,不能完全按著圖紙干。

劉飛云稱,為節省材料,實際施工中鋼筋鋪設間距比設計圖紙的要求寬。新京報記者 王文秋 攝

  劉飛云稱,為了減少耗材,項目中混凝土墊層從施工要求的20厘米減少到了10厘米左右,每施工50米能節省約8噸。鋼筋鋪設的間距也從20厘米變為23-25厘米?!凹渚嗉涌?,一米的距離就能省12米鋼筋。實際完工的1.5公里管道,比圖紙省了25噸左右的鋼筋?!?/p>

  6月30日,青島地鐵集團發布了對被舉報施工段的調查情況。通報稱,經第三方檢測機構及專家現場查證,側墻部分水平鋼筋間距偏大,局部地段鋼筋布設不均、混凝土墊層厚度不均、包封混凝土厚度不足。

  偷工減料留下了質量隱患。劉飛云告訴記者,管道埋的是超高壓電纜,實際施工時運用的耗材不如圖紙上抗壓程度強。春陽路又是青島的主干道之一,有很多大車經過,如果路面被壓塌,電纜就會破損,后果不堪設想。

  對此,青島地鐵集團6月30日的通報稱,經專家和設計單位認定,不存在大型車輛碾壓損壞引起漏電等安全隱患,不影響地鐵運營安全。

  劉飛云猜測,之所以要少用耗材,是因為上游的兩家公司想從耗材上掙錢。因為依據《分包合同》,工程款按照實際工程量中的材料數量結算?!吧儆貌牧?,我們(遠望)從他們(永利捷、順源達)那拿的錢就少了。按照最開始說的9公里(線路實際長度7.7公里)工程量計算,工程款大約600多萬。但偷工減料后,他們光從材料里就能摳走100多萬?!?/p>

  7月6日,新京報記者就此事致電永利捷負責人戚延軍,但電話一直無人接聽,短信也未收到回復。截至發稿,未收到任何回應。

  層層分包:牌友、酒友、同學牽線搭橋

  劉飛云介入的青島地鐵1號線工程,其總承包商為葛洲壩電力。

  公開資料顯示,2018年1月,青島地鐵1號線的配套開閉所外電源施工及安裝工程公開招標,全長38.08公里,共4條線路。招標方的條件之一是,投標人須具備住建部頒發的電力工程施工總承包三級及以上或輸變電工程專業承包三級及以上資質。

  招標后,曾有青島漢河電氣工程有限公司、四川省輸變電工程公司、中國能源建設集團廣東火電工程有限公司等6家投標人通過資格審核。其中,葛洲壩電力具有輸變電工程專業承包一級資質,電力工程施工總承包特級資質,并以1.4億元報價勝出。

  但中標后,葛洲壩電力找到了永利捷。

  “天眼查”顯示,2014年成立的永利捷,起初經營范圍為室內外裝飾裝潢工程、電力設備安裝工程等,2017年才增加了“電力施工總承包,施工勞務分包,電力設施運行維護勞務分包”。不過,永利捷與葛洲壩電力曾有合作關系。葛洲壩電力官網顯示,2017年,永利捷被評為葛洲壩電力年度優質分包商。

  據央視報道,2018年9月,未通過招投標程序,葛洲壩電力就與永利捷簽訂了分包合同,將4條線路中1條線路的土石方開挖及回填、混凝土澆筑等勞務作業包了出去,合同金額2718.81萬元。

7月4日,青島地鐵1號線勝利橋站施工現場坍塌,出現了一個100平方米左右的大坑。新京報記者 王文秋 攝

  “后來永利捷找到了順源達,順源達又通過3名中間人找到了我?!繃醴稍撲?。

  岳達(化名)是順源達聯系劉飛云的最后一名中間人,與劉相熟。7月4日,岳達告訴新京報記者,他的上游、第二名中間人“眼鏡”是自己的牌友兼酒友;“眼鏡”是通過第一名中間人“大林”得知這個項目的,“大林”和“眼鏡”也是牌友。

  再往上追溯,“大林”與順源達的負責人范大祥、合伙人王巍相熟,“都是在牌桌、飯局上認識的”,王巍與永利捷的負責人戚延軍是老同學。

  “為什么要繞這么多次?因為永利捷的戚延軍、順源達的范大祥,包括中間人‘大林’‘眼鏡’,他們之前都沒怎么做過工程,壓根就沒有施工隊伍?!痹來鎪?。至于為什么沒做過工程的人卻能拿到項目,岳達再次強調了關系的重要性,“認識人、有門路”。

  對此,新京報記者于7月5日、6日多次致電順源達監事范大祥、永利捷股東戚延軍及法定代表人程世增,7月8日致電“大林”“眼鏡”,并發送了相關采訪短信。截至發稿時,上述5人均未回應。

  企業工商登記信息顯示,順源達成立于2017年9月,注冊資本200萬元,注冊地址為青島市重慶北路308號。7月5日,新京報記者實地走訪發現,這里實際是一家名為順客鑫的賓館。賓館老板表示,從沒聽說過順源達這家公司。

  永利捷方面,工商注冊信息顯示,其注冊于2014年,注冊資金900萬元,注冊地址為青島市北京路27號2棟1620戶。但7月5日,新京報記者發現該注冊地址無人辦公。附近的鄰居表示,1620戶已空置四五年,一直沒見有人。

  飯桌上的價格博弈

  接下這單前,劉飛云在青島做了20多年工程,見多了工程分包的情況。想到這單買賣來自青島地鐵1號線——青島的市政重點工程,他覺得應該不會賠錢?!案湛?,順源達就通過中間人打過包票,說干活的話,錢肯定沒問題,工程款隨時算隨時有?!?/p>

  正式合作前,岳達召集劉飛云和另外兩名中間人一起吃了頓飯,由“大林”“眼鏡”代為傳達順源達的意見。劉飛云回憶,酒桌上最重要的話題是生意,主要就是在耗材等問題上討價還價。

  幾種耗材中,支模、混凝土墊層價格相對較低,結算單價很快確定下來。但工程主要材料鋼筋的價格較高,又涉及遠望公司的收益和3名中間人的提成,幾方開始來回拉鋸。

  劉飛云說,順源達最初給遠望的鋼筋報價是650元/噸,希望完工后按照這個價格,結合施工量計算工程款。劉飛云認為這個價格太低,沒法干,要求將鋼筋單價提高到700元,后來又加到720元。

  事實上,720元并非真正的鋼筋單價,因為3名中間人“大林”、“眼鏡”、岳達的酬勞都要從鋼筋費用里出。他們按照50元/噸的比例抽水,之后三人平分,也就是說,順源達和遠望公司結算工程款時,鋼筋的實際結算價格為670元/噸。

7月4日,青島市調動大型機械在坍塌現場救援。新京報記者 王文秋 攝

  對于那次飯桌上的談判過程,岳達也予以證實。他表示,各方對于鋼筋價格、抽水比例等反復協商。雖然順源達的人沒有出現,但在通過“大林”“眼鏡”參與談判。

  劉飛云說,談妥耗材價格的問題后,順源達與遠望公司于2019年3月16日正式簽訂了《分包合同》,約定鋼筋結算價格為720元/噸。

  依據葛洲壩電力的母公司——葛洲壩集團7月1日發布的上市公司公告,葛洲壩電力與永利捷簽訂的勞務分包合同規定,分包工程的所有主材(電纜、排管、鋼筋、商品混凝土、電纜附件等)均由葛洲壩電力負責采購。但劉飛云說,葛洲壩電力給永利捷的耗材是用總工程款結算,永利捷再往下分包時,就是按材料費用和施工量計算了?!罷庋幕?,每層分包商的鋼筋報價都不一樣,都在往更低的價格上壓,中間的差價其實就是被他們吃掉了?!?/p>

  因利益糾葛反目

  酒桌上的推杯換盞,很快成為過去式。

  2019年3月15日,遠望公司百人左右的隊伍開始入場施工。依據《分包合同》,順源達應當每月撥付工人工資的50%。但劉飛云說,3月中旬至5月中旬的兩個月工期中,順源達僅在4月6日支付過一次工人工資。為此,遠望公司雇來的工人開始討薪上訪,先后找到了遠望公司和順源達,后來還找到了葛洲壩電力的項目部。

  但劉飛云拿不出錢發工資了。5月19日,遠望公司向順源達發出“停工通知”,稱因為對方拖欠資金,己方擬于2019年5月19日停工。與此同時,遠望公司提出讓順源達結算零星用工費、合同外用工費及自己墊付的設備材料費,共計53.1萬元。

  但順源達沒有付錢,反而在6月3日發來律師函指責遠望公司“違反合同約定,未及時發放民工工資”,要求解除合同。

  此后,葛洲壩電力的項目管理人員開始介入。新京報記者獲取的聊天記錄顯示,5月19日,葛洲壩電力的外電源項目經理劉曉峰送走了部分討薪工人后,在微信上找到劉飛云,稱“他們剛才走了,明天還會來,在項目部影響不好”。兩天后,劉曉峰又催劉飛云“趕快處理,媒體介入麻煩大了”。劉飛云稱,在向葛洲壩電力項目部提供了被欠薪工人的花名冊后,對方發放了這部分工人的工資。

  除了資金問題,一個意外也對劉飛云的工程造成影響。5月27日,青島地鐵4號線沙子口靜沙區間施工段發生坍塌,致5人死亡。事故發生后,青島在建地鐵項目全部停工整改,已經停工8天的遠望公司想復工也不行了。

  6月16日,在永利捷的協調下,遠望公司與順源達協議和解,約定順源達一次性支付余下全部費用58萬元,雙方勞動合同自動解除;遠望公司保證“不上訪、不投訴,不舉報工程質量和違法分包及拖欠農民工工資等問題,不提出訴訟仲裁?!?/p>

遠望公司與順源達簽訂的和解協議。新京報記者 王文秋 攝

  岳達告訴記者,當時雙方還有一個口頭協議,即原本由順源達、遠望公司共同支付的中間人費用“由順源達出,不用遠望負責”。

  但沒過幾天,中間人“大林”“眼鏡”就來找遠望公司要錢了,且索要的酬勞金額超出實際工程量。和劉飛云相熟的岳達被逼急了,墊付了6萬元作為另外兩名中間人介紹費。至于他自己,岳達說“一毛錢沒落著”。

  6月24日,劉飛云開始在微博上發帖舉報青島地鐵1號線配套工程違法層層分包一事,同時也在爭取分包鏈條前幾層的書面保證:證明遠望公司嚴格按照葛洲壩電力的要求施工,不存在質量問題,若以后再出現塌方或觸電等質量問題與遠望公司無關。

  “微博發出來之后,葛洲壩電力、永利捷、順源達和我又坐在一塊談判,本來都和解了,我也把微博刪了?!繃醴稍撲?,但是后來的談判中又出了岔子,他覺得自己被坑了,而且擔心今后工程質量再出問題要承擔責任,于是選擇了公開舉報。

  監理公司失守

  據央視報道,青島地鐵1號線公司(下稱“1號線公司”)與葛洲壩電力的合同明確提到,如果葛洲壩電力要將工程分包,相關事宜需經過1號線公司同意。但1號線公司的母公司——青島地鐵集團有限公司的法律事務部部長王松山曾對媒體表示,葛洲壩電力與永利捷簽訂勞務分包合同一事,未經1號線公司同意。

  對此,葛洲壩電力黨委副書記瞿峰告訴央視,公司曾按合同約定和行業慣例,將永利捷的分包事項制作成報審表,報給了項目監理公司青島嘉誠電工咨詢公司(下稱“嘉誠公司”)。

  按照正常程序,嘉誠公司應該把報審表提交給1號線公司。但嘉誠公司負責該項目的總監理李志戈在央視的采訪中回應,未落實這項工作。

  不過,無論1號線公司、葛洲壩電力還是嘉誠公司,都表示對永利捷繼續分包工程的事不知情。

  多位業內人士向新京報記者表示,分包在建筑行業是非常普遍的做法,但有合法分包和非法分包之分。河南建筑職業技術學院工程管理系主任王輝表示,非法分包的認定標準很多,比如總包分包前要經過發包人同意,不能把工程分包給不具備資質的單位,也不能將工程主體結構的施工分包。

  “比如建一棟大樓,總包可以把裝修、門窗、防水等分包給有施工資質的單位,但大樓本身的修建是不能分包的?!蓖躉運?,如果分包單位把裝修、門窗、防水等業務再分包也是違法的,“你找勞務隊伍來施工沒問題,但工程必須是分包商自己負責?!?/p>

  但在青島地鐵1號線的外電源項目中,葛洲壩電力分包工程給永利捷,并未取得發包方1號線公司的同意。雖然永利捷承包的并非外電源項目的主體工程,但其將項目再次進行勞務分包,下游分包公司又進行了第三次勞務分包,按照王輝的理解,這種做法明顯違反了合法分包的規定。

遠望公司對順源達發出的“停工通知”。新京報記者 王文秋 攝

  在普遍分包的情況下,項目的監理單位對于保證工程質量至關重要。

  依據國務院2019年修訂的《建設工程質量管理條例》、住建部2014年發布的《建筑工程監理規范》,未經監理工程師簽字,建筑材料、建筑構配件和設備不得在工程上使用或者安裝,施工單位不得進行下一道工序的施工。監理單位在建筑工程施工階段,要對關鍵部位、關鍵工序的施工質量實施全過程現場跟班監督。

  “比如土方回填的時候,理論上監理公司應該到場,但實際上監理公司幾乎沒去過施工現場?!繃醴稍撲?,遠望公司的施工隊今年3月入場后,監理方嘉誠公司一直沒有出現,直到4月下過一場暴雨后,嘉誠公司才派人到工地檢查,與遠望公司的人互相留了電話。

  對于監理一事,嘉誠公司負責該項目的總監理李志戈曾向央視記者提到,4月1日在現場監理過程中就發現了鋼筋綁扎間距不均勻現象,要求立刻整改,“也確實整改了”。

  但按照劉飛云的說法,這次整改是永利捷要求自己不按照圖紙施工后,自己作為施工方主動找嘉誠公司反映的問題。嘉誠公司來過一次,下過一次整改通知單,此后再無下文。

  7月7日,記者致電嘉誠公司核實相關問題,截至發稿時無人回應。據青島地鐵集團官方微信公號6月30日的通報,其要求監理方嘉誠公司撤換項目負責人。

  新京報記者梳理發現,嘉誠公司為青島恒源電工集團有限公司(原青島電力實業總公司)100%控股公司,實控人為國網山東省電力公司青島供電公司工會委員會。嘉誠公司以往的監理項目多為山東省、青島市的市政工程項目,還曾在青島地鐵8號線的電力工程監理項目中,預中標公示排名第一。

  但嘉誠公司的監理工作并非完美。2017年7月,青島高科技工業園市政有限公司在午山社區豎一路進行電力隧道施工時發生觸電事故,造成一名工人死亡。事后,事故調查組認定嘉誠公司未認真履行監理職責,未及時發現并制止現場作業人員長期違章違規作業行為。

  總包方、監理方被拉入黑名單

  因為7月4日的1號線塌陷事故,青島全市在建地鐵項目再次全部停工;此前的6月30日,青島地鐵1號線公司總經理也被停職。

  據新華社報道,青島已針對地鐵相關問題成立了三個調查組:由專業院士任組長的事故調查組,由市紀委監委、公檢法機關等組成的執紀執法調查組,由住建部門、律師、專家等組成的工程質量調查組。

  據青島市應急管理局相關負責人介紹,針對地鐵1號線外電源配套工程被舉報事件,調查組正在深入開展調查取證工作。工程質量調查組正對參建單位人員進行問詢調查,對舉報的違法分包問題進行資料調取與查證認定;此外,還對被舉報的1.5公里電力排管工程完成了破拆檢測。

7月3日,青島地鐵1號線外電源項目中拆除的鋼筋。新京報記者 王文秋 攝

  盡管官方調查結論尚未出爐,但6月27日-30日,青島地鐵集團連發4則通報,稱項目總承包方葛洲壩電力涉嫌違法分包行為,且工程存在質量問題。為此,葛洲壩電力和項目監理方嘉誠公司均被青島地鐵集團拉入黑名單。

  7月1日,葛洲壩集團發布通報回應,否認“非法分包”,僅承認項目管理不善。葛洲壩電力稱,是永利捷將勞務作業私自再分包,己方于5月20日發現了這一情況,于當天發函要求整改,并在6月5日與永利捷解除了勞務分包合同。

  葛洲壩電力還在通報中表示,“為顯示央企擔當”,會拆除重建已施工的1.5公里電力排管工程。

  7月3日,記者在青島市城陽區春陽路現場看到,遠望公司花費兩個月建成的1.5公里電力管道正被拆除。沿線的挖機將此前澆筑的混凝土、鋪設的鋼筋全部挖開,從地下挖出的鋼筋隨意堆放,扭曲成一堆廢鐵。

編輯:陳少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