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派西游記》“霸屏”少年的“西天取經”之旅
2019年07月24日 17:24  來源:廣州日報  宋體

  “天真派”少年的“西天取經”之旅

  根植《西游記》原著 填補原劇空白 引他國自發來“取經”

  唐僧是個愛哭鬼,日常甩鍋孫悟空?豬八戒重情重義、轉世投胎知報恩?師徒四人的前世有著怎樣的緣分?

  日前,一群由12歲~14歲少年主演的《天真派西游記》“霸屏”。總導演潘禮平認為,暑期檔供青少年可觀看的劇目十分缺少,《天真派西游記》還原了原著對孫悟空和唐僧兩人的性格塑造,填補了以往影視劇中缺失的內容,為中小學生們帶來了一道新鮮獨特的文化餐點。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楊逸男

  人生如戲 本真出演

  據潘禮平總導演介紹,“天真派”即天性綻放、本真出演的演藝理念:不是灌輸式的、模仿式的表演,而是打開天性、真正理解了角色之后,演出本真自我的風采。

  54歲的潘禮平特別喜歡和小孩扎堆,他的團隊此前以“小孩演大人”模式翻拍過《劉姥姥進大觀園》《白蛇傳》《放開那三國》等傳統經典。不愛在媒體前露臉的他,卻喜歡在小演員群里分享:“做人也強調天真派。不管年齡多大,人生如戲,本真出演?!?/p>

  而這次由一群十來歲少年主演的《西游記》,結合小演員自身的特點,基于“能力越強、約束越大”的理念,創新地加入了師徒四人的前世經歷,點明金蟬、天蓬、卷簾、悟空奇妙的緣分,并填補了86版原劇和以往翻拍劇中部分沒有出現過的劇情。

  改編的重點是唐僧的形象。潘禮平感慨地說道:“影視劇中,唐僧一直是慈悲為懷的圣僧形象。而在妖魔鬼怪的環境里,軟弱凡胎的唐僧情感是比較脆弱、多愁善感的。另一方面,向上向善、拯救眾生的追求,需要唐僧有一個強大的心理世界。二者并不矛盾。過去原劇中認為很小兒科、婆婆媽媽的特點,站在大人的角度給扔掉了,但這恰恰是唐僧很特質的一些東西,我們做了深度挖掘?!?/p>

  潘禮平認為,忠實原著就是“站在巨人肩膀上”。在影視劇中沒有被開采的礦產,哪怕是被遺漏的、大家覺得不是很重要的,出現在原著中,都是有價值的。

  打造課本劇 多國來取經

  “由于《西游記》獨有的神幻特色,此次拍攝經歷比以往都要難,對劇組在服裝、道具、造型;甚至后期特效上提出了很大的挑戰?!迸死衿叫ψ糯蛉に?,這場少年派的奇幻之旅,是在打造東方的“哈利·波特”和“指環王”的雛形。幾年下來,團隊翻拍名劇、致敬經典,“以后會多做現代的東西,包括校園劇、科幻劇、喜劇等,發展原創”。

  而隨著國內中小學影視教育的推廣,“天真派”也開始打造《西游記》系列課本劇。潘禮平翻開中小學課本說道:“目前一年級、五年級、七年級的課本中都有《西游記》的片段?;誑偽敬蛟煜嚶Φ撓笆泳?,加上講解和剖析,可以讓學生更好地接受名著?!?/p>

  基于少年特點的合理改編也讓《天真派西游記》吸引了不少國外粉絲。剛播出不久,就有他國團隊自發來取經。

  總監制陸劍梅告訴記者,目前已經與新加坡國家電視臺敲定于8月進劇組跟拍,來自泰國、韓國等國的電視臺也在與劇組洽談引進此劇。

  這讓潘禮平團隊特別振奮。團隊中有不少90、00后,與孩子們一起為中國優秀傳統文化輸出事業而努力,在潘禮平看來,這正是一場共同的修行之旅。

  少年師徒細說西游

  學霸唐僧段智文: “哭包”是怎樣煉成的

  飾演唐僧的段智文12歲,來自湖南婁底。面相溫文白凈的他正處于變聲期,聲音也略顯文弱,很難相信,他的上個角色是關羽。電視劇播出后,不少網友被他的形象“吸粉”。為保持唐僧瘦弱白凈的形象,即使隆冬拍戲他也要穿著絲質服裝:“有時正說著臺詞,鼻涕就掉下來了?!?/p>

  在段智文的眼里,唐僧是個不懂人間險惡的“傻白甜”,但“心是可貴的,一定要取到經”。生活中的他和唐僧一樣,“都比較聽話、有些靦腆,但不會像戲里天天哭、天天愁?!倍沃俏男ψ潘?。

  “印象最深的是拍‘三打白骨精’那場戲。和悟空訣別的時候,唐僧要把情緒蘊藏起來。那個難過的度很難把握,我連著拍了五次?!幣惶煜呂?,段智文的眼睛都哭腫了。整個過程雖苦猶樂,段智文來了個學霸式總結:“演技提升了,對《西游記》原著、對人物的理解加深了很多,可以讓我們更好地傳承中國傳統經典?!?/p>

  作為學霸的他,這個暑假馬不停蹄。21日,他已趕回長沙,準備《紅樓夢之桃花詩社》的表演。7月底,他還將去延安參加全國主題教育演講比賽。

  葛奕德:“我就是孫悟空”

  上少林習武、拜師苦練猴戲

  葛奕德不是天生會演戲的那種,但潘禮平看中他身上的靈氣和“男子漢大丈夫”的味道。來自河南鄭州的他個子比同齡人高,個性也更加成熟,此前就飾演過林沖、呂布、李世民等硬氣的角色。被選中這個角色,一是他特能吃苦,二是他一笑一顰中有“猴精”的天性。

  性格直爽的葛奕德喜歡悟空的“重情重義、敢作敢當、直來直去”,尤其是其取經以來的“滄桑感”。在《西游記》諸多電影電視版本中,他最喜歡甄子丹飾演的孫悟空。為學猴,葛奕德還曾進入少林寺,爬山、練身形,又拜師猴戲導師梁春雷,學習耍猴棍、練猴拳、蹲著走路等。

  有了扎實的基本功,每天四個小時的妝一定,葛奕德便覺得“我就是孫悟空”。一場大鬧天宮的戲拍得“特別爽”,而最難的是被如來佛祖壓在五指山的一瞬間,“懵得很、不服,內心很掙扎、很復雜,扯著嗓子撕心裂肺地喊”。

  “沒學猴戲之前,會束縛在動作上,心思、情緒跑了。身形動作到位后,再投入情緒,那我就是孫悟空了?!蹦吶掠齙降酢巴恰筆筆艿閾∩?、?;ü鞔虻階約?、全身被猴毛裹著“臉過夏天、手過冬天”等考驗,在他看來都不算什么。

  想做演員的葛奕德最喜歡“鋼鐵俠”小羅伯特·唐尼,他享受著演戲帶來的不同人生體驗。不過,入戲太深的他也有“甜蜜的煩惱”?!叭綣萜淥犯鎰右謊?,眨巴眨巴眼睛,成什么樣啊?!?/p>

  “二師兄”萬君逸:

  最感動八戒報恩

  萬君逸敦實、憨厚的形象,幾乎是小八戒的不二人選。14歲的他從小就在爸爸的影響下閱讀名著和歷史書籍,剖析討論人物、寫讀后感,對角色的領悟也別具一格?!捌涫嫡媸檔鬧戇私?,是滿嘴獠牙、面目猙獰的形象。雖然是喜慶、可笑、外放的性格,但其實很有小心思?!彼氚私湟謊枷不睹朗?、愛開玩笑,成長的方式卻非常粗放。十一二歲,萬君逸就一個人坐飛機從成都去西寧拍戲。這次隨《西游記》劇組輾轉,全程他都沒有讓家人陪同。

  早在之前飾演《水滸傳》里的魯智深時,他就曾在零下幾攝氏度的環境拍攝。這次,劇組為他提供了一個中空的大假肚,很重卻不能防寒,只能靠貼暖寶寶。一到下雨天,山地道路濕滑,帶著笨重的服裝和九齒釘耙跑起來,讓他一不小心就“摔太多”。但拍完戲后,個頭中等的他體力上去了,自豪地說“現在班里掰手腕都掰不過我”。

  盡管10歲就有演藝經驗,出演八戒對萬君逸仍然是個很大的挑戰。萬君逸說,最難演的是孫悟空三打白骨精后被唐僧趕走,八戒勸散伙的“壞壞的小心思”。每次演完,他就看著自己的視頻揣摩,和導演討論,最終這場戲拍了一個晚上。

  萬君逸說,拍戲不是為了成為演員、明星?!芭南泛蕓?,也能長見識、學到為人處世。現在更加理解《西游記》了?!?/p>

  “小大人”沙僧董家忱:

  拍《西游記》堅定演員夢想

  才小學畢業的董家忱是師徒四人中年紀最小的,但卻最像個大人。得知能演沙僧時,家在河南鄭州的他激動地愣了好一會兒,半小時后才跟劇組發消息感謝?!捌絞鼻樾髟諏成廈還宰?,不能太興奮、沒見過世面,就假裝沉穩一點”。

  從小就有獨立意識的董家忱很能吃苦、想辦法。每天,劇組用酒精把絡腮胡貼滿他的臉,收工再卸掉,“貼了卸、卸了貼,有種撕裂的感覺,吃飯、說話都不能張口太大,米飯經常黏在胡子上,吃不飽”?!叭誦」澩蟆鋇乃妥約喝ゴ蚍?,或者和萬君逸在影視城搜美食。

  沙僧的亞麻布服裝層數多,里面還穿著毛衣、貼暖寶寶?!昂芎窈艸?,在泥巴地上只能拖著走”。他就把長的一邊繞在脖子和腰上,還能保暖。劇中沙僧挑的擔里放的是真正的被褥,加上“月牙鏟”,挑著走會特別累。但他從不抱怨,“能多真就多真,管它有多累。一咬牙就過去了。出來拍戲,不能太嬌氣?!?/p>

  拍攝《西游記》堅定了他做實力派演員的夢想?!耙鄖耙暈伎梢匝菹?,其實當演員是非常困難的,需要無數遍地揣摩演技?!彼吶枷袷巧蛺?,初中階段,他打算“每一兩個學期拍一部戲,大學考上北影或中戲”。

編輯:王曉東